米兰CHARTER 2013

一起

 

对于交响乐

 

和平团结和正义

2013年米蘭憲章十要點前言

 

多年以來,米蘭的宗教社區,以促進和發展相互接受和理解的關係走上了積極的會議的道路。其中最重要成果之一是米蘭宗教論壇。其形成於2006年3月21號。

 

 

始於偉大精神傳統的信念,和其智慧和道德的精神遺產,促進更加包容,和諧,公正和支持的社會發展,論壇堅持舉行民間機構的會談,以保障良知,意見和公共領域的宗教的自由權利,以促進公民的共同利益,並進一步實現其目標。

 

 

論壇因此表示其宗教社區是一個多元社會的組成部分的認識,並在統一的憲法原則和合法的法律制度之內活動。因此,他們能夠對不斷熏染「共同住宅」作出積極的貢獻,承認這始終是在自由和民主之內,其「住宅內的公民」超越不同種族,文化和宗教信仰,,如意大利憲法第3條規定,「沒有任何性別,種族,語言,宗教,政治見解,個人條件和社會背景的區別」。

 

 

從2013年米蘭憲章的角度看,論壇以促進社會和宗教社團的發展在擬訂X標準和在民間團體與其公共組織當中的工作實踐中作出了貢獻。

 

一方面,城邦的政治和行政機構之間的平衡比例

另一方面,社區和宗教的協會

 

在第17個百年紀念年中(公元313年在米蘭君士坦丁和李錫尼,頒布有利於宗教自由,與城市的直接參與與其機構的法令)我們打算把注意力集中在貫徹落實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民主原則上的安排,通過在宗教和富有生產力的合作公共機構進行必要的對話 。

 

 

論壇希望,2013年米蘭憲章提供一個辯論和公開討論的機會,基於正義,參與和團結的和平之上,以擴大其內容的範圍,實現人與人之間日益豐碩的共存。

 

2013年米蘭憲章十要點

 

 

宗教团体认识到多元信仰和崇拜,除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事实,呈現了一個富有積極能量的條件。促進會面和相互的熟悉能夠使个人尊严得到全面和普遍的认可。因此,宗教团体致力于提高教学,旨在加强社会团结,通過鼓励指导規劃和實踐,使人认识到人的尊严,良知,信念和宗教信仰自由。

 

  1. 在符合意大利宪法之下,为它的全面实施,目的是关于国家和个人的宗教社区之间的关系,后者致力于促进旨在发展公民和充分行使平等的原则,活动和实践宗教自由。信念和信仰。

 

  1. 各宗教团体都應該积极地認識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的XX以及社會轉型所呈現的變化證明這並不影響到權利的自由與平等。這共知暗示了歷史文明各地文化之間的影響和象徵宗教遺址傳統宗教活動宗教性的仍然存在的風俗
  2. 認識到這並不影響自由與平等的權利,這表達了歷史,文明和特定地區文化的影響的考慮,和符號,宗教遺址,傳統,符號,禮儀和仍然被人遵循的宗教性風俗的考慮。
  3. 宗教团体承认宗教文化在其所表達的价值,无论是忏悔和非忏悔,对人類的个性的形成和發展。他们也希望这个價值是正确的,隨著社會大眾的共識與责任和参与。意大利宪法把把這作為個人發展的基準。
  4. 在一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背景下,這形成了一個迫切的需要去修正不同宗教傳統之間的信息。在这方面,大众媒体,学校和各教派社区可以有助于克服思維的衝突和对其他宗教团体的偏见,文化交流,使其相处更加融洽,并富有活力。
  5. 民间机构推動各種社會實踐與活動來保障各教會之間的平等自由并除去其在憲法中所表達的權利所面臨的阻礙。
  6. 根據合法程序來建立当地的國際宗教委员会,旨在促进不同社區之間的不斷交流。這应该得以加强和推廣。為此,在地方和國家甚至世界其他地方的機構的支持下和長期不斷發展之下,國際宗教交流網絡在民間社會中得以形成。他們對社會的團結做出了貢獻。
  7. 所有對宗教团体使用和對外開放的地點的可能性完全在其宗教權利框架範圍之內。那些有公共責任的人成為了現實自由與民主的成果的基柱。
  8. 在國家原則和自由原則的應用,其根據於意大利宪法,和确保對所有參與者的不同感受的尊重。得到了公共場所(學校,抑鬱啊,監獄,辦公室。。。) ,和機構的活動的響應。
  1. 對社會,文化和精神的緊密聯繫的宗教多元化的當今社會的認識得到了加固和推廣,同樣在民間活動中,通過傳播自由,信仰,宗教,同樣在國家或者地方組織中,致力于宗教自由及其意見的慶祝活動。

 

 

 

 

 

  1. 宗教和社會

 

探索辯論

 

  1. 宗教在城邦的公共場所

 

在多名族和多文化的社會之中,每一個宗教團體需要意識到其他宗教的存在。基於民間社會和偉大的宗教傳統之間的會面和對話是至關重要的。在這個層面中,不是關於佔領範圍的力量問題,而是宗教在新興社會中起模範作用。

 

基於這個事實,每一個獨立的宗教團體承認,甚至在原則上承認,這個多元性的存在是何其重要。宗教因此被呼喚將自身致力于研究調查中,這始於能夠考慮宗教多元性是作為一個靈性的文化的和民間財富的整個社會。

 

因此,有必要遠離我們自身的立場,並非完全做到遠離。即使現今,這還是主張享受社會的專屬地位或特權地位。

宗教通常可以定義為三個基本因素:神話,儀式,道德。其中神話指一系列學說的和宗教創始的故事;其中儀式是指宗教,禮儀和其他做法(例如飲食和衣著)的典型和宗教社團的特異性;最後,道德是指關於適合和制定的就宗教社團和我們生活的社會而言的行為。

 

 

3.在尊重人的尊嚴和其他社會人員的權利前提下,在公共領域上每個人都有權利去宣揚和自由地表達自己的信仰。 因此宗教團體不應該在整個社會中試圖強加於他們信念,儀式和規則,雖然這是理想,整個社會意識到其多元宗教的信念和儀式。在此情況之下,獨立性的團體應該參與多元宗教文化的發展中。這包括個別認為無須構建一個統一的整體而可持有不同精神情懷中的傳統中的差異。

最終,道德涉及個人於不屬於這個宗教傳統領域的群體的相互作用。在此基礎上,原則與規則的相遇,從其他方面來說,調節文明共存,更為直接。

道德不僅要捍衛特定的時空,還要評估行為的規則。這必須遵守關乎到個人尊嚴和平等的自由民主的社會原則。

通過教育其成員信奉積極的可反映其倫理政治領域的動機和理想,各宗教團體可促進相互的共同利益。在其多元社會中,旨在取得共同決定之下,每當不同的宗教團體的成員參與公開辯論時,他們不可以祇是參考其內部的特定來源或者他們自己的傳統。這應該不同宗教團體的成員去轉化其特定的信念和原則為動機和可理解的論據到其他團體的成員中。

 

  1. 國家,民間社會,宗教

 

  1. 目前有兩個在不同國家中表徵社會的主要原則:宗教多元化的發展(包括不認定自己時任何一個宗教的這一類人)和宗教團體在公共空間中的可見性發展。

 

這兩個提出的過程可建立於確定的根本的實質的宗教與多數人生活的文明背景之下的同質性之上。當今緊張的局勢反映不同宗教,不同文化,和我們不同的社會道德背景顯著地改變的事實。這需要在所謂的理想的城邦中的認真的反思。

這些反映,始於民間社會,趨向與作為一個個人與群體的地方,由不同生活和世界的理想所賦予生命,得到每個人的認知的同時也需面對著不同的人生計劃和社會的組織。不同於機構論壇(保障社會民主的立法之地),民間社會被認定為一個旨在建立一個公正與參與的組織而進行探討和實驗的地方,

為了實現其目標,尤其重要的是,民間社會是自由和多元的。只有這樣,才可以使不同的計劃和存在的社會經歷得以呈現,和一個良性的整體社會的顯現可在不同道路中得以推行 。更確切地說,生活在社會中的人和團體的存在,其雖然來自與不同的宇宙觀和價值觀,是在一個尋求共同利益的研究中,是至少三個原因的基礎。

首先,這一個承諾有著其教育意義,因為其孕育了「公民道德」,對培養良好市民又是必不可少的,這能夠轉化為更廣泛的國家共同體。再者,這些民間社會經驗構成了社會組織計劃項目的實驗性基柱而後可以建議其所有的成員。最後一個自由和多元的社會有助於理解共同利益尚未取得的事實,而偉大的勝利完全孕育於不同經驗的對碰中。

 

一個由自由民主原則所啓發的國度不會去假裝建立一個公民必須共有的價值觀和一個可以指導公民在城邦參與的趨勢。這基於一個又一個來於民間社會的整體在不同項目所形成的一個公正的社會合法框架中聯合起來而共同存在。為此,國家有義務去保障民間社會的多元化。這意味著,首先,這必須尊重其多元化,避免認可和支持僅僅一個或者某些活躍於某一領域的現實和活動。這更一步意味著,其應該保障表達生活和處於不同社會和民間中的文化經歷的世界的概念的機會的平等性。

 

從這一角度來看,我們必須考慮國家的laicization,這並不代表要敵對宗教,但首先所有公共機構的中立和公正都要面向公民的宗教而非公民的宗教選擇,已保障nondenominationalism的國家和反映多個目前社會現實和每一個國家的獨立傳統。

在文章中我們試圖勾劃以上的觀點。宗教,其非常的存在,有助於提升和豐富多元化在民間社會的價值通過公開討論一個新的問題: 真理的問題。許多宗教,確實,特別是那些緊密地建立在神的啟示 – 宣稱是適用於所有人類真理的載體。這提出了一個根本性問題,就是關於真理與自由之間的關係的自由。

 

社會生活的特點應當是自由地追求共同利益:對這種研究的責任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是那些認為他們發現了關於人類與世界的真相的人。為了避免在日益宗教多元化和宗教可視化中猛增的以宗教為動機的鬥爭,各宗教應通過表達其精神遺產,翻譯和討論其術語的解釋,接受來自公共和民主相碰撞時所帶來的限制來尋求解決方案。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可以無條件地見證一個人自己的信仰的真理,而非指示超越一切的確定性令所有都有義務去接受它。此外,宗教自由是人的尊嚴基柱:去支持它就意味著有可能充分地參與到社會中的自由和公開的辯論,沒有任何人必須放棄其自身的宗教或者世界的真理,也無須將其放在括號中。

 

III.公共存在的形式

 

 Symbols

符合

 

 

1.

 

一個近年來已引起許多的爭議問題,是公共空間的宗教符號。其中是由是一個事實,即宗教符號的範疇極為複雜和多樣化決定的。在這裡,我們將參考佩戴在自己身上的一個符合(一個基巴,頭巾,面紗等)或暴露在機構座位或在公共場所(即橫吊在一個牆上的符號公立學校或者街角宗教圖像)一個符合

第一個標準來處理這個問題是基於個人和集體的自由,或個人權利,通過宗教性質的象徵公開彰顯自己的身份。

這是尤其重要的,對於在公眾場所中權利充分受到尊重的民主社會,並對其祇是設僅僅普通的限制,旨在保障公民的安全,維持社會秩序,和在確保使用的符號是其自主的行為和自我意願下的選擇,而不是強迫的。在這些限制條件中,自己最深的信念的表達 – 甚至可以通過使用一個符號 – 使信仰可見性的多重化。這也可能出現在機構的地方,而符號不是機構的標誌,而是機構服務對象的標誌(一個學校的學生或者公立醫院的病人)。

 

3.

個人和團體展示宗教象徵的自由,可以發現機構公共職能的履行上設置進一步的限制,以保證可視地公正地面向所有的公民。

 

4.

在公立學校,考慮到其教育功能,公正性並不自動地暗示著所有的符號的消除。事實上,這是有可能達成一個地方的共識,以決定是否全部排除或接納更多的宗教符號。例如,在很多學校,我們已經學到了慶祝不同宗教的節日和將它們納入一個新的教育途徑。

 

宗教場所

一起會面和進行禮拜行為的可能性是宗教自由權力的核心。它已經贏得了高昂的代價在歐洲,通過鬥爭旨在主要地確認國內禮拜的權力,其次為公開禮拜地權力,並打破強加給少數宗教的限制。今天,大多數歐洲國家確保任何宗教的信徒,原則上有權有其自己的教堂,猶太教堂,清真寺,寺廟或聚會場所,唯一的限制是對於公眾安全的規定。

 

 

有一個可以會面地地方,以進行禮拜行為的可能性,不應該依賴於一個宗教群體和公共機構之間的良好關係的存在。其應該取決與宗教自由的權利,為此必須確保到每一個人。

 

就如每一個權力,有可禮拜的公共場所的權利也不是無限制的。有其應遵循的宗教社區打算開一個禮拜場所的標準,以確保參與者的安全和附近的人的權力。法律,法規絕不能被忽視。他們應該解釋和配合公共管理,以促進,而不是阻礙,禮拜場所的開放,其必須被公眾所遵守。

 

8.

最後,事實證明,在其他領域,公共機關,促進其公民的宗教需求,不應該奪走其興建和籌集資金和維持一個禮拜的地方的責任。這種責任構成一個最重要的社區的標準和表現,這是每個宗教所固有。

 

學校

9.

學校是一個來自不同的語言,文化和宗教的地區的兒童青少年和少年,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地方。他們是由在教育的基本統一模式之下所團結起來的。學校的基本地址,公立的和私立的,是共通的和目標相同的,首先,在學習的原則和概念上為全體公民所共享。

10.

義務教育,作為其主要任務,教育為了積極地自覺地使其融入到新一代的社會中的必要的知識。現今一個多元宗教文化的基本原則的理解是基本知識。這種教學應該再在往更高層次的教育發展。

因此,學校的任務提供,在一個非教派和文化接壤的方式,主要認識關係到目前在自己國家中最廣泛的宗教和思想系統。

在權力上,這個知識應屬於共同課程的範圍。學校為此被要求作其應有的貢獻,為教育所有學生,不論其出身和宗教信仰,根據意大利憲法尊重宗教自由的原則。

 

11.

這是合適的,在確定利益相關者(教師,學生,家庭)之下,在辦學自主權的情況下,開放空間,以活躍知識的方式和相互比較,當中存在的懺悔鑑於現實的不同組件 。在公立學校這同樣也應該是可能的,家長和學生要求學校機構建立由不同宗教成員授課的課程。這些教導也必須由一個文化性質的設置標記,與學校的目標一致,不受任何態度和教理傳教。

 

12.

關於民辦學校與其宗教傾向,需要提供一個多元化的宗教文化的基本要素應該要得以強調,並在同一時間,他們必須保證其教派宗教教育的權利。

 

Hospitals and Prisons

醫院和監獄

 

13.

有些地方,例如監獄和醫院。在那裡,出於不同的原因,人們不得不居住,有時長期居住。他們的自由是受限制的。這些限制可能會降低修行其宗教的可能性,。這就是為什麼幾個世紀以來,教會和宗教社區關心被拘留者和病人通過他們自己的代表所要求的精神助理。

 

14.

這也是政府部門的任務,在監獄和醫院裏通過宗教團體的授權代表確保尊重精神助理的權利和使實踐的實施更加容易。以上基本層面,這會是適當的保障,在機構之內一個宗教代表的穩定的存在,由於住在監獄或醫院的宗教信徒的人數。在這種情況下,這將是很好的做法,這種穩定的存在的費用由有關的宗教負責(而不是由公共基金)。

 

15.

最後,這是有義務有必要的,管理者,社會工作者 和所有公共機構(監獄,醫院等)協助人的報告其關於所信仰的宗教的權力的要求

 

Funeral and Burial

葬禮

 

16.在其中一個傳統,是死者的葬禮,根據禮儀和其宗教分別儀式和土地所給予的標誌。這種可行性不能被隱瞞 。根據要求,根據信徒數量和其要求,為他們的葬禮也應該給予宗教團體一部份的市政公墓。同樣重要的是為不同宗教的信徒的葬禮準備有合適的地方

 

 

 

CONCLUSIONS

結論

 

通過2013年米蘭憲章的十個要點和探索辯論,米蘭宗教論壇希望不同的社會結構做出積極的貢獻,其中包括不同的社區不同的宗教組織和民主社會支持下的組織和政府。從民主社會的角度來看,這要求其所有的社會結構可以用其自身價值觀豐富它,同時,不假扮特權或推諉。

 

在這個意義上說,遵守論壇提出的2013米蘭憲章宗教結構是必要的,無論是對於他們自身來說,還是對於公共機構來說,因為宗教在社會中的存在是卑微的,而有建設性的,總是服務於人和人之間的共同利益。在民主國家的公共利益,理解為“所有人的家”。

 

FRM

 

 

FORUM delle RELIGIONI a MILANO

Corso di Porta Ticinese, 33

20123 MILANO

tel/fax +39.02.837.5476

 

 

 

 

 

 

 

12